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正文内容

北大朝鲜语首位外教柳烈:把学生看成自己的孩子

发布日期:2021-10-24 11:03   来源:未知   阅读:
 

  柳烈先生已多年没有音讯,如果他还在世,今年该九十二岁了。他是我们1954年进入北京大学学习朝鲜语的启蒙老师,20多年前曾与他在平壤相聚,现在我们十分想念他。

  1954年,我考入北京大学东语系,当时抗美援朝刚刚结束,我就选择了学习朝鲜语。全班一共20位同学,大家热情都很高。上第一堂课那天,大家提前来到教室,等待老师的出现。随着上课的铃声,一位身材较高的中年男子走进教室。他身着灰色西装,脸庞瘦削,颧骨略高,头发卷曲,神态质朴,两眼却炯炯有神。他用生疏的中文向大家问好,把自己的名字“柳烈”写在黑板上,接着就开始教我们第一个朝鲜语字母。从这一天起,我们的大学生活就与他紧紧连在一起,与他结下了不解的师生之缘。

  柳烈老师是金日成大学的教授,著名的语言学家,1953年来到北京大学执教,并任朝鲜语教研室主任。当时东语系系主任是季羡林教授,他在世时还回忆过与柳烈老师共事的情景。在柳烈老师到来之前,朝鲜语由中国老师讲授,语音教学水平不高。柳烈老师工作十分勤奋刻苦,他的到来,为解决这些问题打了坚实的基础,而我们是他的第一批学生,是最早受益者。

  柳烈老师教课非常认真,从发音原理到口形变化,讲解、示范一丝不苟。我还记得,朝鲜语发音中,有几个音是中文里没有的,爆破硬音更是难发,我们开始很不适应,他就对学生们个别辅导,不厌其烦。为了要我们学好发音,打好基础,他专门安排他的夫人郑慈爱老师辅导我们,因为女性发音清晰,也是一个人一个人辅导,一个人一个人纠正。柳烈老师对教学要求很严,但在生活中对学生又十分关爱。他把我们都看成他的孩子,每逢周末都叫到他家去玩儿,让郑老师给我们做好吃的,节假日还与我们一起出游。记得在一次新年聚会上,他即席发表讲话,兴奋地把自己比做园丁,希望经过自己的辛勤劳动,每棵树苗都能茁壮成长,到了秋天能结出丰硕的果实。在柳烈老师的教导下,我们的朝鲜语发音、语法等各方面知识都有了很大收获。

  我们大学毕业后走上工作岗位,就再没有见到过柳烈老师,但我们的心里一直没有忘记他。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到平壤中国大使馆任职,恰巧当时使馆还有七八位柳烈老师的学生,也都是高级外交官。我们不约而同地都有一个愿望,那就是希望有机会能与恩师相见,向他倾吐感激之情。柳烈老师当时虽然年事已高,但仍在朝鲜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任职,潜心做着研究工作。我们商量后向他发出了邀请,很快得到他的同意。

  那是一个金秋的傍晚,我们在使馆迎接了柳烈老师。时隔三十年,大家的心情是兴奋,是喜悦,还是紧张?难以形容。柳烈老师终于来了,他下了车,还没进屋,就动情地与每一个人握手拥抱,并脱口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看得出他的心情非常不平静。柳烈老师这天仍穿的还是灰色西装,只是卷曲的头发已经花白,脸上已爬满皱纹,但面色红润,精神尚佳。算来他已经是年近七旬的老人。落座后,大家欢迎他的到来,感谢他对我们的教育和培养。他很激动,看到我们都成为外交官,为中朝友谊发展尽一份力量,感到特别高兴。看到我们还是当年的模样,自己也好像回到了几十年前。他一再嘱咐我们要继续努力,为中朝友好关系的加强和发展做更多的工作。

  这天我们特地要厨师做了几个地道的中国菜,在融融的师生情谊中,柳烈老师吃得很高兴。遗憾的是,我们得知师母郑慈爱老师已经离世。在那之后的两年,我们还两次宴请了柳烈老师。1989年7月我们离开平壤前,特意去拜访了柳烈老师,向他辞行。分手时,他依依不舍地送我们到门外。

  柳烈老师是五十七年前北大朝鲜语教学的首位外教,他为中国的朝鲜语教学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当年教过的学生中,有两个人出任了中国驻外大使,其他学生或任高级外交官,或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为加强中朝友谊和朝鲜半岛的和平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东莞外来工群像:每天坐9小时 经常...66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