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动态新闻 > 正文内容

瑞昌范镇2000亩水稻遭“螺灾” 威胁生态安全

发布日期:2021-10-27 12:21   来源:未知   阅读:
 

  )“你看,这片水田里的秧苗快被福寿螺吃光了,为了灭螺,我们想了各种办法,但效果有限。再不赶紧采取有效措施,福寿螺繁殖会越来越多,这秧苗就白种了。”7月13日,在瑞昌市范镇良田村,种粮大户聂五林指着一片被福寿螺吃得稀稀拉拉的秧苗,愁眉苦脸地说。在范镇,近年来水田里的福寿螺逐渐增多,对水稻等农作物造成很大危害,今年福寿螺更是“来势汹汹”,让许多种植户束手无策,损失很大。

  在聂五林承包的水田边,记者看到,田里随处可见福寿螺,小的如豌豆,大的有乒乓球一样大。聂五林在田里一阵捡拾,不到2平方米的范围内就捡起10多个大大小小的福寿螺。

  记者看到,一些秧苗上黏着一团团粉色之中带点猩红色的东西,范镇农技站站长胡健告诉记者,这是福寿螺产的卵。每年5月至8月,是福寿螺繁殖高峰期,其每年可产卵20次至40次,每次产卵少则一两百粒,多则上千粒,繁殖速度极快。除了水田里到处都是福寿螺,在沟渠里,福寿螺的分布同样十分密集。沟渠的壁上、草地里,甚至地里的玉米秆上,都可见福寿螺产的卵。

  聂五林告诉记者,他家种植了1000多亩水稻。6月中旬,秧苗刚栽下去,第二天就被福寿螺吃掉不少。补栽下去后,一夜之间又被吃光。“这片水田有50多亩,补栽了两次秧苗,总算勉强保住。那边还有10亩水田,因为没有秧苗可供补栽了,只好空在那里。”聂五林说,“这两年,福寿螺数量增长势头迅猛,有爆发的趋势。今年,我家水稻受灾面积比去年增加了200多亩。再不想办法遏制,可能要颗粒无收了。”

  为了灭螺,刚开始,聂五林采取从水田和沟渠中将福寿螺和卵捡起来,碾碎和暴晒杀死的办法,但福寿螺和卵实在太多,1000多亩水田全部靠人工去捡,耗时费力。并且,今天将福寿螺捡干净了,不到一周时间,福寿螺又会卷土重来。

  一招不行,再出一招。经咨询农技人员后,聂五林购买了2.5吨油茶饼,碾成粉,撒到田里。“油茶饼每吨要3700元,2.5吨茶饼,加上运费,花了1万多元,种田成本增加了不少。”聂五林说。

  聂五林告诉记者,虽然油茶饼对福寿螺可起到一定的灭杀作用,但并不彻底。油茶饼撒下去后,很多福寿螺会钻进泥里躲起来,等药效过后,又会跑出来危害农作物。同时,由于福寿螺是将卵产在水稻等农作物的秆上或者沟渠的壁上,茶饼无法对其进行灭杀。这些卵经过20天左右的孵化,幼螺就又进入水中,迅速长大,灭螺的速度还赶不上其繁殖的速度。“我真是拿这些福寿螺没办法了。”聂五林无奈地说。

  “螺灾”发生后,范镇政府立即组织农技人员,对福寿螺危害情况进行调查摸底。开办培训班,对种植户进行防螺灭螺技术培训,并紧急采购杀螺胺等药物,免费为种植户进行无人机飞防灭螺作业。由于福寿螺分布范围较广,数量又多,灭螺效果依然不佳。

  据介绍,福寿螺原产南美洲,上世纪八十年代作为特种水产被引进。由于福寿螺肉口感不佳,加之有寄生虫,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近年来已少有人食用。福寿螺是一种以植物性饵料为主的杂食性螺类,喜食水稻、玉米、蔬菜等农作物的嫩叶,造成这类农作物减产。

  胡健告诉记者,范镇以前是没有福寿螺的,2010年,该镇发展茭白种植时,从外省引进茭白苗,便将福寿螺的卵和幼螺带到了范镇。开始,福寿螺只是在种植茭白的水田里繁殖,近年来逐渐向周边扩散。2016年,范镇遭受“螺灾”的农作物面积还只有几亩田,但今年,该镇遭受“螺灾”的水稻面积就已达2000亩,威胁到农作物生态安全。

  据介绍,范镇周边的横港镇等乡镇水稻种植面积较大,福寿螺一旦蔓延开来,将对这里的农业生产造成重大损失。与范镇交界的桂林街道,今年就有约600亩水稻遭福寿螺“侵袭”。采访中,多名种植大户呼吁,福寿螺的防治关系到生物安全、生态安全、食品安全、水源地安全和公共卫生安全,范镇“螺灾”已敲响生态安全警钟,希望各级相关部门高度重视福寿螺的防治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