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产品下载 > 正文内容

浩宁达上会前遭“掏空深中浩”质疑

发布日期:2021-10-22 23:49   来源:未知   阅读:
 

  幽灵再现,浩宁达涉嫌掏空深中浩”为题公开质疑浩宁达的上市资格。浩宁达发行联系人赵元贵昨日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对上述质疑全盘予以否认,“公司股权转让绝对是合法、合理和合规的。”商报记者另悉,此事已引起证监会关注,并已要求浩宁达就是否涉嫌“二次上市”事宜作进一步汇报说明。

  继公开质疑超华科技、宇顺电子和键桥通讯财务造假之后,日前知名财务专家夏草又将矛头对准明天将上会闯关的浩宁达。他在博客中指出,浩宁达前身是已退市的深中浩(400011)控股子公司,如今已变身为外资及管理层控股的拟上市公司,“简直是立立电子再现:拟上市公司掏空上市公司。”

  浩宁达招股说明书(预披露)指出,由于深中浩在公司设立时存在出资不实行为,且一直未补足出资,因此2001年时任第二大股东的香港汉桥向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深圳分会提出“变更股东或增资补足注册资本额以变更股权”的申请。

  由于中国银行深圳分行与深中浩存在借款纠纷,深圳中院冻结了深中浩所持有的浩宁达股权。2002年8月6日,深圳中院裁定,香港汉桥补足深中浩的注册资金662万元,同时深中浩持有的浩宁达9.98%的股权作价450万元卖给香港汉桥。

  “2000年浩宁达净利润就高达2000万元,按年净利2000万元20倍市盈率计算,45%股权至少值1.8亿元。”夏草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如果深中浩出资不足,完全可以净利润补足,可深中浩却选择了退出,而且补偿竟然只有450万元,这里面一定存在不可告人的内幕。”

  更不可思议的是,2006年深中浩年报还称持有浩宁达15.30%的股权被查封,“2002年深中浩就将浩宁达股权转让给汉桥了,怎么到了2006年年报还持有浩宁达股权?”夏草在博客中如此质疑,“深中浩2001年10月24日宣布退市,2002年签订的执行变卖浩宁达45%股权的和解协议是否是无效协议甚至是涉嫌伪造和解协议?”

  “香港汉桥并不是浩宁达设立时的原始股东,而其获得85%股权的成本只有区区1951万元,是否太便宜了?”夏草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是国有资产流失。”

  “今天的电话都被打爆了,头都晕乎乎的。”浩宁达发行联系人赵元贵昨日接到商报记者电话时就叫苦,“主要是夏草老师的标题太吓人了,‘立立电子幽灵再现’。我们看到都惊出一身冷汗。”

  赵元贵对商报记者指出,招股说明书披露的内容均是合法、合理和合规的,并且公司的核心团队没有一个来自深中浩,“当初也催深中浩补充注册资本金,可是当时它没有能力完成,其他股东补齐也都是有规可循的。”

  至于为何与深中浩披露的股权矛盾,赵元贵则将责任归咎到深中浩身上,“它那边披露虚假信息,其在2001年10月就退市了,且披露的财务报表都被会计师事务所定为‘无法保留’意见。”

  他同时透露,早在预审阶段,证监会就浩宁达是否涉嫌与立立电子同样的情况进行过问询,“公司当时就已提交过书面的反馈材料。”而随着日前传闻声再起,昨日证监会又要求浩宁达作进一步汇报,“公司与主承销商、律师和会计师等已前往证监会专就此事又作了汇报。”

  至于汇报沟通的结果,赵元贵则三缄其口,仅仅表示,“一切要待证监会周三的结果,如果成功过会则证明我们没有问题,如果不通过我现在说什么也没用。”

  颇有意思的是,事件传闻中的第三主角,也即被市场认为是受害方的深中浩在该风波中则选择沉默。商报记者致电深中浩时,一位接电话的女士在获知记者意图后,表示“稍等一下”随即就陷入长时间的静音,显然该接电者是商量了应对措施,过了好一会,才称“负责此事的人不在”。

  面对商报记者的步步紧逼,该接电话者又称,“他去问知道这个事情的人了,自己是新来的员工,对此毫不知情。”颇有意思的是,该女士居然表示,“它(深中浩)是借的地方办公,而自己并非深中浩员工,而自己所在公司也不能告知。”